好二台

宝贝 你的扇贝打开给我 错一道题塞一颗葡萄

时间: 2022-11-18 16:08:57阅读: 24次

  宋岁岁看了傅隽聿,突然凑了过去,“叔叔,我妈咪不错吧?”

        傅隽聿狐狸眼温柔看了宋岁岁,淡淡嗯了一声。

        宋岁岁朝傅隽聿眨眨眼,“那叔叔,你有觉得不错的完美叔叔,请给我妈咪推荐一下,可以吗?”

        傅隽聿:???

吃了一口蛋糕,宋岁岁扬起一个甜腻腻的灿烂笑容:“我妈咪为了我,一直单身至今,我可心疼她了,我想为她找一个完美老公。”

        将蛋糕放下,宋岁岁小手托脸叹了口气:“也为我自己找一个完美后爸。”

        傅衍倾瞪大了眼睛看看姐姐看看爸比,左手草莓右手蛋糕吃得香。

        傅隽聿转动手上戒指,那幽深的眸子凝视着宋岁岁那张变了样的小脸蛋,“那你觉得我做你爸比怎么样?”

        这是毛遂自荐了。

        得亏这话没让那些名媛淑女们听到,不然呐,一个个都要被气得吐血。

        在她们心里惊为天人尊贵如神的傅爷,竟然上赶着要做人后爸!

        这匪夷所思石破天惊的事,谁敢信呐。

        堂堂傅爷,追求着无数,还有一个亲密关系的宋婉婉……可他谁也瞧不上,偏偏瞧上一个单亲妈妈,还毛遂自荐做人家女儿的后爸,就很离谱。

        宋岁岁皱着眉头看毛遂自荐的傅隽聿,那小模样一看就不满意傅隽聿,“你不行!”

        傅隽聿看着萌得要炸了的宋岁岁,左腿搭在右腿上,眸底透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凉薄:“为什么?”

        人小鬼大,说话成熟,小家伙聪明得不像话。

        宋岁岁肉乎乎的小肉手托腮,歪着脑袋看傅隽聿:“你身边有扑棱蛾子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个大扑棱蛾子很坏,我跟妈咪都不喜欢,所以连带着也不喜欢你。”宋岁岁努努嘴,她嫌弃的看了傅隽聿:“而且,她们敬重你,可我觉得你不聪明!”

        扑棱蛾子等于宋婉婉。

        话说完,宋岁岁放下托腮的手不再搭理傅隽聿,而是跟傅衍倾一起吃东西。

        她这等同于给傅隽聿暗示,能不能懂就看大猪蹄子是真笨还是假笨。

        虽然大猪蹄子现在在她这里很有好感,但是不把宋婉婉那个坏女人解决掉,她才不要接受和原谅大猪蹄子!

        她的爸比,必须要干干净净,能够配得上妈咪的。

 

        目前看来,大猪蹄子并不合格,还不是她心里的完美爸比。

        傅隽聿被一个小孩赤裸裸的嫌弃和吐槽,他也不气也不怒,只是静静的看着相处十分愉快的龙凤胎。

        他眸底的耐人寻味叫人无法洞悉知晓,他隽懒靠着沙发,戴着戒指的手放在大腿上,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一下的轻点。

        旋即,傅隽聿那薄凉的眸底染了笑,眉梢眼尾如涂抹了胭脂,好看得致命。

        眼尾那颗泪痣,由光照耀得涟漪且妖冶。

        傅隽聿看了龙凤胎,薄凉衿雅的声音响起:“那我把扑棱蛾子处理干净,你会试着考虑接受我吗?”

        听了这话,嘴角沾上蛋糕屑的宋岁岁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傅隽聿,小手指沾了蛋糕放在嘴里吮吸着,她摇摇头:“还不够。”

        素有洁癖的傅隽聿,修长过分的手伸出去,温柔将宋岁岁嘴角的蛋糕屑轻轻拭去,“那要怎么做才够,才能让你接受我?”

        宋岁岁被这一刻温柔的傅隽聿俘获了,她觉得大猪蹄也很不错的,不过还得考验他,不能这么快就妥协接受。

        咬了一口蛋糕,宋岁岁腮帮子鼓鼓的,“如果,你替妈咪惩罚那些伤害过妈咪的人,得到妈咪的认可,我就会接受你做我爸比。”

   傅隽聿难掩温柔看着可爱的宋岁岁,“那你可以告诉我,那些伤害你妈咪的人都有谁吗?只有你愿意告诉我,我才能替你妈咪报仇。”

        那个以凶残暴戾,嗜血残忍而闻名的傅爷,此刻却是温柔富有父爱的,极有耐性的用不同以往的温柔口吻,正询问着一个五岁小女孩。

        面对傅隽聿的询问,宋岁岁摇摇头,将手里的蛋糕塞进嘴里,“不可以!”

        她已经给了大猪蹄子太多的暗示和提醒,不能给再多了。

        给得太多,大猪蹄子不会懂得珍惜。

        而且,她提示太多的话,无法考核大猪蹄子到底聪不聪明。

        傅隽聿没追问,而是温柔的替宋岁岁抹去她嘴角的奶油,正要开口说话,远处传来尖叫声——

        宋婉婉在被安暖拉下台之后,就深陷于自己的痛苦漩涡里无法自拔。

        尤其是这份痛苦,在看到傅隽聿跟宋念女儿相处有爱的画面后,更加强烈。

        就在宋婉婉起身将要离开朝傅隽聿位置走去时,一心扑在傅隽聿身上的她撞到了从身边擦过的人。

        ‘哗啦’一声,那人被撞得身形一晃后脚底打滑,直接撞向一旁摆放的香槟塔。

        一阵‘刀光剑影’之后,香槟塔溃不成军倒了一地,香槟和杯子碎片散落一地,场面一度混乱不堪。

        而那个被宋婉婉撞到的人,此刻已经倒在一片狼藉里昏迷不醒。

        “婉婉……”安暖急忙叫住要离开的宋婉婉,上前拉住她手臂指了指倒地的中年男人,“他流血了,他流血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 这边的一幕直接将整个宴会场众人的目光吸引,面对众人看过来的眼神,宋婉婉侧身低头看了倒地的中年男人。

        宋婉婉根本不想管,她甚至觉得这个倒地昏迷的中年男人碍事活该。

查看更多文章...
上一篇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