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二台

山野艳妇风流事电子书下载 丝袜美足系列番号

时间: 2022-09-22 15:51:19阅读: 16次

能和母亲联系了,童真真情绪高涨,要继续给他讲课,夏永山却突然起身:“我要回去一趟,九点钟,我要给我姑妈打电话。”

这个学生学习不用功,上课思想开小差,才听个开头就要跑路,童真真很不高兴地责怪他,为什么不打好了电话再来?他就找理由说,公社干部上班,与城里机关干部上班不一样,一般九点钟人才能到齐,要让他们把准许迁入的介绍信开好。张诚鼎一到那个地方就能拿到,然后他还要往大队跑,往生产队跑,今天跑完了,明天才能赶回来,明天赶回来了,后天他们一起要到广溪去,就是他妹妹等得起,他妹妹那个同学等不起,多一天,肚子里的胎儿就长大一点,流产就困难一点,女孩子就多受罪一点……

冯有珍就坐在门口切大蒜,支棱起耳朵,分分秒秒听着屋里的动静,听他没完没了的与童真真说另一个姑娘打胎的事,男生当着女生的面,怎么能把这种话说出口呢?很不耐烦了,冲着屋子里吼道:“那你还不赶快去,快九点了。”

他这才从屋里出来,在院子里骑上自行车,一溜烟跑了。

其实他没有与谁讲好,只是算准了时间,贾文娟这个时候没有广播,应该在听数学老师讲课,需要确定一下,苏老师什么时候在广播室。到家已经9:15了,公社的电话一般是装在办公室里,接电话的一般是男人,果然如此,那边粗声大气,问他找哪一个。他说找贾文娟,那边的语气柔和下来,说马上就去给他喊。

也不过三分钟,电话就传来贾文娟的声音:“你是谁?”

她的语言更响亮,北方味更浓,还带着儿化音,听起来铿锵有力,特别适合诗歌朗诵,但是,就是不像真真那样悦耳动听。所以回答的也不温柔:“昨天才见面的,今天就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?”

刚才他还没说话呢,只是哇了一声,让人家怎么听的出声音?她有点儿抱怨,也很欣喜,说他从来没有给她打过电话,今天怎么想起来了?他就说不知道电话号码,昨天碰到她母亲才问了,不能耽误学习,所以只是问问,她学到高一的力学了没有?

贾文娟回答说,昨天才回公社,今天才开始辅导,现在正在听老师讲1元2次方程,数学结束以后再学习物理。问他有什么事?他就说,想问问语文老师,写作文的要点是什么?考试是肯定要考作文的。

“下午才有语文老师来给我讲课,是2点到3点半,我帮你问问?”文娟很热情。

夏永山更热情:“哎呀,那就不好意思了,非常非常感谢,但那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,不能占用你的学习时间。要不然,麻烦你先帮我叫一声,1点半我打电话给你,你通知她接接电话,除了向她请请教,还有别的人托我,与她讲个事情,真的要麻烦你了。”

经常讲话都不多,他往往惜字如金,今天怎么这么啰嗦了?但是不管怎么说,打电话来就是个进步,因为给他打电话不容易,要么他不在家,要么就是他父母接电话,国外都有拿在手上的电话了,等大学毕业有了工作,不知道能不能买得起。

她一直没有讲话,多听听他的声音也是好的,一直听他讲完,才连连点头说好。


 

这才算安排好了,夏永山放下电话,松了口气,又打了个电话给姑妈,

赶紧回到冯家,看见冯有珍依然坐在地上忙碌着,这才想起来,上前说:“昨天听你说,今天小鸡炖蘑菇,我来杀鸡好吗?”

“不好!假积极。一大早,我都把鸡杀好了,蘑菇炖到一起了,你没有闻到香吗?”冯有珍一刀切下去,蒜瓣子四分五裂,才解气了一样,“你这个家伙,干活勤快,学习懒惰,懒人懒马屎尿多,搞到现在才回来,还不赶快去学习去!”

“我又不是上厕所去的……”夏永山委屈的进门,童真真还是坐在那个位置,依然看着课本,但是桌上练习本已经画满了图,还歪歪斜斜的写着公式定义,看来都是左手的功劳,心中感动,赶快坐下来,老老实实听对方讲课。童真真也不看书本了,就拿那本练习本当讲稿。眼睛有看的地方,似乎镇静了一些,模模糊糊又回忆了一点,让他做两个题目,做对了一半,但是在运用公式解答的时候,他数学又跟不上来了。

童真真无可奈何的摇摇头:“孺子不惠,爱莫能助。”

他就听进去了一个“爱”字,忙不迭的说:“有助有助,继续爱。”

“爱个屁呀——思想不纯正,学习不用功,当心高考考糊了!”冯有珍听见了,把大蒜全部切好了,放进水缸里面泡着,洗了手,就是去厨房炒菜。

“我来我来,素菜我会炒了,巩固一下昨天的学习成绩。你来给他补习数学吧,否则物理化学都没办法学下去。”

听到哗哗的水声,夏永山发现,桌子底下有一只小木桶,童真真的双脚泡在木桶里,从水里抽出脚,穿上拖鞋,才走出来。那双脚泡得发白,更显得秀气。他看的不转眼了,问她为什么要把脚泡在水里?

“呵呵,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。”她并没有正面回答,左手提起水桶,就要到厨房去。见他挡住去路,又来帮着提水桶,侧身转开,“不用不用,我需要锻炼左手的臂力。没办法端盆,才改用的水桶。”

冯有珍走进来说:“把各人的事情做好,不用你在这里怜香惜玉。她泡脚,是因为踩了大蒜有点儿疼,还痒痒的,冷水冰一下,下午才好继续工作。”

他真的怜香惜玉了,心里堵得慌,目送着她提桶进了厨房,一口气憋在胸腔里,不好意思吐出来。扭过头来,看见冯有珍的手掌缠着纱布,于是说:“我不只是同情她,也是同情你,看你的手,想必已经磨破了。”

“你现在才看见啊?”

“是啊,就像刘三姐的歌里唱的一样,十个男儿九粗心。”他笑得很苦涩,“你们干这活也太苦了,不能想点别的办法吗?”

冯有珍一边翻找数学书,一边朝他翻白眼儿:“我的公子哥儿,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吃了五谷想六谷,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哪里知道我们穷苦人家老百姓过日子的心酸?”

“不要装穷叫苦,严格意义来说,你和童真真家里都不穷,不像张诚鼎家里,一个人要养活五口人,要不然我也不帮他了。”

“我们干嘛要帮你呢?”冯有珍已经把书分开了,“闲话少说,开始学习。”

夏永山乖乖的坐下来,但耳朵还听着厨房的动静,想着那一只手烧菜总是不方便,果然,她一会儿就从厨房伸出头来:“有珍,你要把罐子端下来,蘑菇炖小鸡已经好了。”

他敏捷的就像猴子一样,身子一转跨步进了厨房:“我来我来。”

进去以后,就看见童真真提着一口锅,对炉子上沸腾着的瓦罐干瞪眼。他冒充英雄好汉,伸手就,抓住瓦罐儿的耳朵,马上就烫的双脚乱跳,冯有珍在他后面冷冷的说:“算你灵敏,你要把罐子摔破了,我们中午都没有好菜了。”

“就冲他英勇无畏的精神,我们也要给他评一个端瓦罐积极分子。”童真真见冯有珍转身要走,又喊住她,“你就当甩手掌柜了吗?我一只手更端不起来。”

冯有珍淡然一笑,本来,见夏永山假积极,生气他无事献殷勤,结果迁怒闺蜜了,有点心虚,把瓦罐端下来以后,还把盖子敞开,说天热,还是吃冷点的舒服。然后又一次指点童真真,凉拌黄瓜放什么佐料,炒青菜放多少盐,四季豆不进油盐,所以放一点酱油提味……还再三叮嘱,如果要用两只手的,一定要喊她,千万不能烫着了。

今天没有现场教练,检验学习成果的时候到了。心想,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童真真回忆了一下昨天炒菜的程序,今天怎么安排呢?好像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散文,说家有贤妻,最擅长拍黄瓜。在食堂吃的黄瓜,也不是切成一片片的,都是大小形状不一的块状,看来黄瓜需要拍打。

没有另一只手的辅助,也只有采取这个办法了,生怕干扰前面的学习,还把厨房门关起来,开始力道没有掌握好,黄瓜就像炸裂开一样四处逃窜,也只有随它去,后面就好些了,黄瓜裂开了,但还是一条,这个好办,切几刀就是。

查看更多文章...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