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二台

双性老师受被全班攻当厕所 他含着她的饱满丰盈

时间: 2022-09-22 15:50:02阅读: 18次

儿子就说,这是个证据,如果拿到这个去广溪,找到那个大队领导,是不是可以起到一些震慑作用?张翼就说可以,办公室还有工作没有做完,他去加个班,把这份检测报告晒图,出门带一份也算有证据。

张诚鼎就说,那就弄两份吧,让她们自己也留一份,以后能握着对方的把柄。另外,要把妹妹的下放公社、生产大队、小队名字记下来,万一夏桥那边要问,也能够具体回答。父亲就到卧室的办公桌里,拿出一本信笺,一支钢笔,让他自己记录。

看见父亲走了,就让母亲去休息,张诚鼎趴在吃饭的大桌子上,自己写了一张证明。大妹妹出来了,问哥哥写什么?他说要她下放的准确地址。妹妹一边在信笺上写,一边问哥哥,有没有办法开证明?

他对妹妹说:“你放心,在学校我就有个外号,叫张诸葛亮,你安安心先睡觉吧?我去找同学想想办法。就是办成了,也不要对任何人说,尤其是不要给父亲说。睡觉去吧,睡觉去吧。”

把妹妹打发到阁楼上,他自己又把沙发打开,就在堂屋里睡下来,听到动静,是父亲回来,他才睁开朦胧的睡眼,问他搞好了没有。父亲把原来的检测报告放饭桌上,再加上两张晒图的复制件,什么话也不说,也进卧室睡觉了。

听到屋里已经没有动静,阁楼上也没有动静了,张诚鼎才爬起来,开门出去。想到一个初中同学没有下放就上班了,是一个街道工厂,专门生产纽扣的,后来还当了会计,说不定保管着公章,就去找他了。

砰砰敲开了门,问他有没有办法盖个公章?同学问他盖什么章?张诚鼎说一个女孩子要流产,医院要单位证明。

同学把他拉着,闪身出门,在漆黑的小巷子里,给了他一拳:“呵呵,你小子风流倜傥啊,悄悄的打枪,把姑娘的肚子搞大了,这下麻烦了是不是?”

“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张诚鼎给那个初中同学一脚,“我是那样的人吗?是我妹妹同学,在农村被祸害了,总而言之,就是那种用身体换工作的事情,你明白的。”

钮扣厂会计骂了一声,问怎么不告?张诚鼎很不耐烦:“少废话,先把这事办好了再说。”

对方才很抱歉的说,他也没办法。说起来是个小工厂,这就是生产摊子,属于区府管的,哪里有什么公章?

“早说不就得了?你给我保密哦,千万不要透露出去。”

“哟,你还有怜香惜玉之心啊。”同学还没有说完,他已经走了。

走在冷清的街道上,张诚鼎又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,想想,其他的同学不是在农村,就是窝在家里,都没有单位,都盖不了公章。只有靠着父亲那个工厂,狠狠心想,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,这是救人的事,义不容辞。

他绕到工厂的后面,那儿有一颗白杨树,爬上树,再上了围墙,顺着围墙爬了一小段,里面有一棵香樟树,从围墙爬到树上,顺着树干下来,就已经到了办公室的后面。

下放的时候,工会给每个职工的下放子弟发了个脸盆,让知青自己去领,还说了一些勉励的话。知道头子的办公桌在靠后的窗户下。他掏出一节铁丝,那是他的万能钥匙,过过去偷母亲买的糖果,就是靠这一根铁丝开过箱子的锁。当然,这就是他上学时干的事,现在已经不干这些了,家里没有糖果可偷。于是派上了用场,轻车熟路,铁丝一捣锁就开了。后来用同样的办法打开了抽屉,摸出了公章,在自己写好的介绍信后盖上了工会的公章。

然后把抽屉锁上,门锁上,悄悄的按原路返回,安安稳稳回到家里。

妹妹在阁楼上听到动静,晓得哥哥回来了,悄悄下了楼。哥哥什么话也不说,把妹妹带到厨房里,拉亮的电灯下面,是一张信笺写的介绍信,飞凤舞的字很有气势,不仅介绍董晨晨前到医院流产,而且还在后面补充几句,说工厂以后要加强对女职工的教育,避免这类事情再发生……

妹妹捂着嘴笑,说哥哥真有办法,一定走的不是正常渠道,就是厂里盖章,也不会让他写的,还是漂亮的硬笔书法,再加上内容,凭这个本事,当个文书呱呱叫。

“凭我的本事,哪里给别人当文书?我要有本事,要让别人给我当秘书。”

“你就吹吧。”妹妹把原来医院的检测报告、盖了公章的假介绍信、还有一份晒图的复印件,一起收到书包里,真诚的对哥哥说谢谢。

哥哥再一次叮嘱妹妹,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,这份介绍信就是怎么来的,让她陪着她的同学去做手术,不要到上次的医院,另外换一家医院,哪怕多花一点钱。如果医院问起来为什么不是单位盖章,就是说厂长出公差去了,到外面订合同,把公章带走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但是肚子里的孩子多一天就长大一点,对打胎的人更不利……

“既然能盖工会的公章,为什么不干脆盖上单位的公章?”

 

“工会是群众组织,问题不大,单位公章是有法律效应的,不能随便使用。”妹妹一个劲儿点头说知道了,跟着就要走。哥哥又把妹妹拉住,要她转告董晨晨,说明天早上就要吃三个鸡蛋,这样才有抵抗力。等把孩子打下来,也只能休息两天,赶紧再到工厂去,不能把工作搞掉了。回城难,找工作更难……

哥哥从来没这么啰嗦,尤其是后面这段话,妹妹觉得太残酷了。自己出生不知道,但是小妹妹出生的时候,家里已经很困难了,母亲依然坐月子,还在床上躺了十多天,全家最好吃的都给母亲吃了。

现在,最好的朋友要受这么大的折磨,还要让她不要休息,赶紧上班,把身体搞坏了怎么办?

“怎么办?只有自己救自己。”哥哥说完这话就去睡觉了。

夏永山已经问好了,冯有贵什么时候上班,踩着点而来的,还没进院子门,就听到小伙子的大嗓门儿:“你们搞不完不要急,等我下班回来帮你们一把。”

冯有珍哥哥还没有走,利用了他妹妹,自己将来不好交代;如果童真真上了他的贼船,他不好对自己交代。夏永山骑着自行车,从那个院子门一闪而过,然后下了车,推车朝巷子深处走去,背后,传来自行车的铃铛声,还有嘹亮的歌声,还是《阿诗玛》插曲,唱得更欢快了:

“马铃儿响来玉鸟儿唱

我和阿诗玛回家乡

远远离开热布巴拉家

从此妈妈不忧伤不忧伤……”

“骚包队长,你不忧伤我忧伤!”夏永山在心里说道,转身回来,进了院子,就看见冯有珍坐在门口切大蒜,他只说了一声,辛苦辛苦,然后就问真真呢?

“哟,叫得好肉嘛。”冯有珍睨着他笑。

夏永山也笑着说:“我也可以叫你珍珍,音同字不同。”

“我可担当不起。”冯有珍耳朵根子热了,朝屋子努嘴,“哪有老师等学生的?”

他已经看见了,吃饭的大方桌边,童真真正在看高一的物理,瞟了他一眼,问他为什么姗姗来迟,是回家睡懒觉的吗?

只有一本书,夏永山坐在桌子的另一边。不好意思说,要和冯有贵避开,只能说自己在家里复习,因为昨天下午听了冯有珍的讲课,1元2次方程要靠因式分解打基础,所以就在家里看妹妹的初中数学书。

他坐在自己边儿上,左胳膊几乎靠着他的右胳膊了,童真真很不自在,问他能不能做到对面去。他一本正经的摇头说不能,因为就有一本书,对面对看不见。她说对课本很熟悉,不需要看的。他还是说不行,因为力学这一章,他在高一的时候就没学好,每回考试都不及格。

“不用说你不及格了,我也不及格。”真真笑着说。

“你会不及格?”他由头不相信,“我早就听说了,数理化的成绩都呱呱叫,你把及格的标准并在95分,我是一辈子也没考过95分的。”

看他正经端坐,满脸严肃,五官就像石头雕刻出了一样,怎么那么紧张呢?先安抚他一下,于是淡淡一笑:“真的。高一第一次物理考试,老师把卷子拿到班上报分数,第一个就是我的:童真真58.5分。全班同学都听到我‘哇——’的一声哭起来了。老师莫名其妙,把桌子一拍,说:‘哭什么呢?’你还是最高分呢,居然还有考零分的。’我还是哭着说:‘我的及格线是95。’老师还说,让我以后争取考96分。你知道我最后高中毕业的物理考多少分吗?”

“果然考到96分了。”

“恭喜你,回答错了,我考的是100分。”

“哇——”夏永山感觉到了一种震撼,有点沮丧了,“从小学到初中,从初中到高中,不管哪一门功课,我都没有考到过95分。”

这是什么人呢?学习成绩这么差?她没有信心了:“这恐怕有点悬,因为物理必须要数学打基础。我们只有先试试看呢。”

“没办法,我小学时在农村上的,教我们的老师,有的也只有小学文化,所以到城里来上初中的时候就很费劲了。”在心爱的姑娘面前丢脸,夏永山局促不安,“我说我大学考不上吧,所以叫你不要说出去的。”

“你还要别人教你数学呢,还想瞒着老师?讲课了。”童真真翻开高一的物理课本,从力学开始讲起。

两个人的胳膊靠得很近,童真真不时的退让,他又稍稍靠近一点,偶然接触,她都像触电一样,又往那边儿缩了下。

他心猿意马,总想起抱起她的场景:从教室里出来,她全身湿透,薄薄的衣服勾勒出身体的玲珑弧度,可是那个时候只顾着急了,现在想起来,那种感觉又让人血液倒流。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思想跑马,强压住心头的躁动,尽力的全神贯注听讲。

于是,听到了纯净的女子的声音,仿佛一尘不染,有时候像露珠滚动,有时候像岩浆奔涌,让他骤然颤栗,感觉自己像一个失重的物体,对了,不就是比萨斜塔的铁球吗?受地球引力的影响,然后下落……

自己的心呢?也在下落,被一种神秘的引力带到哪里去了?没有现在、没有未来的时空,好像无处安放的一样……

“你听了没有?”她嗔怪地低声呵斥。

“听了听了,我在听呢。”但是,对方眼波流转,那种神韵不可言说,别有风味的美,更让他心烦意乱,那小嘴张张合合的,他却听不见,竟然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“你发什么呆呀?你说,这道题怎么解答?”

被她圆珠笔捣着胳膊了,他才突然清醒过来,说:“今天下午,你就可以和你母亲通话了。”

果然,老师也不淡定了,只是问他,人家会喊吗?是不是找得到?

他说:“没事的,和邻居讲好了,叫苏老师等着,电话一接通,你们就能说上话,下午两点,我来接你。”

“不要不要,路在嘴边,市里的机关大院家属区,哪个认不得?比主任还好认。”童真真微微一笑,觉得两者无法类比,又补充一句,“就怕到时候人家不要我们进门。”

“没事的,我在大门口等你,1点半,不见不散。”

查看更多文章...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