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二台

寺庙和尚求子古h 三个人搞你一个可不可以

时间: 2022-09-22 15:49:28阅读: 12次

“进不能进,退不能退,她爸就是个挖土方的,还死了,我们又没什么亲戚朋友,我就是一个糊纸盒的,也没有单位,还能求谁呢?”

张诚盈突然想到自己的难题还没有解决,能不能用这个事助一臂之力呢?就对闺蜜说,自己父亲有单位,不知道能不能请他想想办法?

那母女两个就像见了救星,母亲恨不得给女儿的同学下跪。张诚盈把她扶住,说还不知道能不能办得成。董晨晨抱着闺蜜哭,说能不能活下去,就全靠朋友帮忙了。现在关键问题就是有个单位开证明,就能解决燃眉之急。只是担心这办法能不能行得通?死马当成活马医,也只能试试看了。

张诚盈也喜欢看小说,父亲和哥哥都有文化,家庭的熏陶当然与别人家不一样,所以想问题也周到些,虽然愿意帮闺蜜的忙,但是不能把自己惹一身骚,所以提出来,把医院的证明给她。

上面记载着自己的奇耻大辱,也不好意思给闺蜜看。

张诚盈说:“没有这个证明,单位凭什么给你开流产介绍信呢?放心吧,父亲的工厂里连职工家属都不认识,谁还认识你呢?只要能开介绍信,那就阿弥陀佛了,何况你又不在我们这里工作,把问题解决不就行了?”

晨晨的母亲这才把医院的检验证明给她,千叮咛,万嘱咐,让她保管好了,不要给别人看见。

张诚盈收拾好了告别她们,又宽慰了几声,带着董晨晨怀孕检测报告回到家里。

哥哥也回来了,本来迫不及待想要问接受情况怎么样?却看见他和母亲都在说说笑笑的,说什么呢?说他的老同学干的手工劳动赚钱多了,剥大蒜瓣比绞手套也省事,也不伤眼睛,来钱快,按照家里两三个人的手脚,一天挣两块钱不成问题。

他妈妈高兴得拍大腿,说赶紧赶紧去领大蒜。张诚鼎说他已经问好了,加工厂在什么地方,怎样办手续,要交多少押金?怎么干这种事情,一五一十的都告诉母亲。还说他今天已经帮助同学干了一阵子,有点辣,也要费力气,要母亲做好思想准备。

“我们不怕苦,总不伤眼睛吧,我今天看眼睛还花了两块多钱,靠绞手套,一个礼拜也赚不到这些钱。”妹妹赶紧上前说,“医生已经说了,起码半个月不能近距离看东西,不能用眼过度,这下可好了,解决大问题了。”

母亲更是举双手赞成,说那怕到火里取两块钱,她也是不怕烫的。

“什么是大问题?你的调动才是大问题。”张诚鼎朝着妹妹翻白眼。

“就是就是,大问题有没有眉目了?”

听妹妹问起这件事,张诚鼎不想马上回答,因为家里的大事情还是父亲做主,干脆等他回家一起说吧。于是就说自己累了一天,下午还当了清洁工,现在要洗澡了,等吃晚饭的时候再说。

他进屋洗澡换衣服,再出来的时候,父亲已经回来了。晚上蚕豆煮稀饭,还是过春节带回来的,这回来,生产队没有分东西。母亲把蚕豆挑出来给儿子,说他今天在外面跑累了。儿子又给小妹妹,说他这回到生产队,又能够分到新蚕豆了。

小妹妹把那几颗蚕豆一口吞到嘴里,然后就说要到同学家里去。

张诚鼎也不愿意小妹妹知道这些事情,看见蹦蹦跳跳的背影出了门,把当天的事情做了汇报,说夏桥公社已经同意接收大妹妹,夏永山帮了好大的忙。

“是夏副主任的儿子吧?”张翼点点头,说不像他父亲,有那么大的架子。如果这事办成了,也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。

当母亲的就说,等剥大蒜瓣赚了钱,买点礼品送去。张诚鼎说他们家什么也不缺,今天带着他去找五七办主任,拿的都是奶粉、麦乳精,大筒子,一看就很高档。

“看看,给我们家办事,还要别人家拿东西,都怪我们太穷了。”母亲感叹着。

 

父亲说:“怪我们当爹妈都没用,儿女长大了,只有靠你们自己争气,混出个人样子出来。”

大女儿嘟起嘴:“从一个乡下混到另一个乡下,都那么艰难,能混进城里,都恐怕是下辈子的事情,还能有什么指望?”

张诚鼎有点不耐烦了:“不正在给你跑吗,明天就要到夏桥去了,在公社拿到证明,还要去大队、生产队,一天都跑不回来,回来了以后,还要到广溪去,找你那个生产队大队长,麻烦得很,你就不要说风凉话了。”

母亲声叹气的,担心那边不放人怎么办?

张诚盈掏出了一张纸放到桌子上,对父母和哥哥说:“你们看,这个东西是不是有用?能不能帮到忙?帮我脱离那个火坑。”

当父亲的拿起一看,马上变了脸色:“什么意思?你拿一张怀孕证明来干什么?是不是你化名到哪个地方去做检查的?”

张诚盈马上喊冤枉:“哪里有?妈可以作证明,哥哥也可以给担保,上面明明写着董晨晨,就是经常到我们家来的那个女同学,我当天就跑回来了,她当天就倒霉了。”

哥哥拿过来看了一下,点点头说:“我认识那个姑娘,和妹妹是好朋友,她们下放在一起的。”

母亲看了一下,脸霎时变得惨白:“天哪,盈盈,那晚上不是你跑出来了,这上面就写的是你的名字了,那可不得了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张诚盈也变了脸色,“就是嘛,那个人好坏,没有害到我,然后就害了晨晨。我还说,她怎么没给我写信呢,可能也没脸说。虽然招工到广溪纺织厂,算算也就那个时间发生的事。今天我正好在医院碰到了,她们母女两个哭得好惨哦。”

张诚鼎母亲破口大骂:“那个家伙怎么那么坏呀?真不是东西,赶紧的,要你那同学告他,要把这人枪毙了才好——”

张翼做了一个手势,让妻子声音放小一点,说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
当儿子的也说,今天到五七办主任家去了,也说有关情况已经向上面报告了,迟早都要处理的。现在,是不是可以把这证明利用起来,为解决自家问题起点作用。

父亲说这是一个证明,但不是充足的证明,因为没有证人,怎么能说明这就是那大队领导干的呢?拿这震慑一下,可能有点用,但也不指望真正能够解决问题。

张诚鼎就说,等把接收证明拿过来了,就和夏永山一起到广溪去。这里的主任真不错,还答应通知广溪五七办主任,让他们也施加压力。这样双管齐下,再加上夏永山能说会道,特别有理论,在学校就是学理论积极分子,有他陪着,就有底气了。

张翼点点头,拍拍儿子的肩膀说:“幸亏你的好同学,多向他学习,也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他,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在技术上我还是有一手。”

张诚鼎灵机一动,说:“我把小妹妹的书送给他复习,他已经很感谢了。如果真要给他们帮忙,好像他家的电风扇坏了……”

“这是小菜一碟,还有他家里的电器、电路什么坏了,我都可以帮他们修理。”张翼难得有这么好的耐心,一向对儿子要求严格,对女儿宽容得多。现在为了女儿的事,愿意尽心尽力,对儿子的能力也高看了一点。

自己的事情有把握了,大女儿拿起桌子上的诊断证明书,这才向父亲提出要求:“既然这张证明有用,我们等于利用了我的同学,光是解决我的问题还不行啊。爸,你能不能帮帮忙?”

“女孩子的事情,我怎么帮忙?”父亲很不以为然。

张诚盈却突然站起来说要去卫生间,儿子知道,做儿女的不太好出口,就让母亲说。那个女孩子和女儿真的关系很好,经常到这里来,女人养过三个孩子,当然更理解这个问题。于是就对丈夫说,晨晨现在最需要马上要打胎,否则工作就去掉了,而且还要被发送回原单位。回农村去还在那个大队领导的魔爪下,怎么能再回去?所以无论如何现在要一张单位证明。

父亲马上就明白了,真的,单位介绍信还真没有地方可以开到。盖公章是有法律效应的,不是单位的职工,怎么能证明呢?正在运动期间,小事情都能上纲上线,更何况这么大的事情,领导也不会同意呀。

儿子看出父亲的为难,说,这也算不得违法乱纪,是那些大队干部胡作非为,他们才是违法乱纪的罪魁祸首,坑害下放知识青年,违反了领袖的教导,迟早都有惩罚他们的一天。相反,我们这是扶危济贫,是惩恶扬善,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父亲想了一下,然后就问工会的公章行不行?既然是单位的工会,是工人的群众组织,按道理说,更应该关心职工的身体健康,用工会的公章应该能够代替吧,试一试看一看?

但是,工会的公章在工会主席的手上,也住在家属区里,平常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,是张翼帮他去修理的。就说去试探一下,跟着就出了门。

十分钟内就回来了,连连摇头说不行,这种事情闹出去可不得了,不要害得人家倒霉,正在斗私批修,私人的交情都是不算数的。

查看更多文章...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