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二台

侠女玉蚌 第1部分阅读 上体育课课用跳d的感觉

时间: 2022-09-22 15:46:55阅读: 8次

看到老同学投来异样的目光,张诚鼎突然站起身,说要上一下厕所,转身就走了。

夏永山不以为怪,因为他知道,说起妹妹遇到的这种事情,当哥哥的在一边听了实在难堪,等他走了以后,夏永山才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

李局长皱起眉头,说,现在还有这种事情?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是上面的决策,这样对待知识青年也不怕踩雷?

罗主任端起茶杯,苦着脸说,这回下农村调查,听说了一些情况,这类事情可能各地都有,正在打报告向上面汇报。不过,事物都有两面性。尤其是一些女知识青年,意志薄弱,为了进城,为了招工,为了提干等等,总而言之,为了自己的利益,也不排斥有人甘愿献身的。

夏永山马上说:“他们家不一样,这个女知青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,连夜跑进跑到镇上,躲进了小学校的教室里,躲过了这一劫。回来已经是吃了两个多月的黑市粮食了,家里也承受不起,这也不是一条路,以后下去怎么办?不等于没有前途了吗?”

罗主任面有难色:“那一批学生都下放在广溪,是统一安排的。”

李局长眼睛一横:“我们还是要有点本位主义,这是我们市里出去的知识青年啊。”

“我是我们知青点的负责人,又和张诚鼎是老同学,所以才带他来打扰你们,麻烦领导帮他出出主意吧。”

罗主任很赏识眼前的这个小伙子,敢想敢干,敢作敢为,有责任心,将来前途无量,丈夫说的也有道理,思考着出什么主意。

夏永山不淡定了,主任怎么不说话?那个家伙掉到厕所里了吗?马上站起来,也说要上厕所,跑进去一看,果然那家伙在里面发呆。

他对着老同学踢了一脚:“你自家的事情怎么不上心?居然自己爬起来跑掉了,为什么你不把你家里的情况说说?赶紧滚出去!”

张诚鼎龇牙咧嘴的说:“我也是没办法,当哥哥的,对妹妹遇到的这种事真是无法开口啊。你既然说了,我再去求求他们就是。”

然后两个人又跟着出来,在品字形的沙发区内,他两个人坐在两边的单人沙发上,那两个领导并肩坐在长沙发中,神态十分严肃。

张诚鼎只好耷拉着眼皮,还是坐半个屁股哀求道:“主任,我们家情况特殊。父亲是我们李局长下属单位机械厂的技术人员,我们家五口人都靠父亲一个人工作。我下放只能维持自己,现在妹妹回城里来吃喝,父亲的工资买黑市米都买不起。妹妹如果要回去的话,肯定受到更大的迫害,我们不想让一个青春少女毁在这件事情上,主任,拜托你了,给我们想想办法吧,救我们一家于水火之中……”

张诚鼎喜欢看小说,所以措辞恳切,一边说着一边淌眼泪,可以说是声泪俱下,首先被打动的男人问妻子:“如果管辖内遇到这种问题怎么办?”

罗如意说:“不是我个人能解决的。民不举官不究。除非,你妹妹站出来控告他,但你这又是未遂事件,并没有证据,让有关部门怎么处理?所以有的人打落门牙和血吞,取证很难呢。你们喝水……”

两个小伙子端起麦乳精喝了,张诚鼎哽咽着声音说:“我们无权无势,管不着那么远,也搬不倒那些有权有势的土皇帝,我们也不想怎么样,只想把我妹妹弄回来,与我下放在一起,我能够保护她,而我们那个地方也比较安全,因为在我们罗主任的治理下,我们还没有发现这类问题,就想过安稳日子,有计划供应,不至于把我们全家拖垮……”

罗主任下了决心:“我知道夏永山的能力,公社同意接收了吗?”

夏永山做了肯定的答复。

“我能够给你们做的,是我认识广溪那边的五七办主任,晚上给他打个电话,你们还是要亲自去跑一趟,先找到他,让他给你们开一张介绍信,让那边公社放人。”

听了罗主任的话,夏永山又说,“但是他妹妹跑出来,就没有回去,也没有任何请假手续,如果那边要作为旷工,还有处理的理由。就担心那边打击报复……

李局长就说:“那就看你们两个的本事了,也可以敲打敲打他,让那个大队干部知道,你们掌握了他证据,让他不敢不放人,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”

在领导干部的口中,似乎是很容易解决的问题。张诚鼎看说话的局长靠在沙发上,一副懒洋洋的模样,心宽体胖,就可能想问题想得开,由衷的佩服。但是,想自己现在就一个普通的农民,什么时候能够家里有电视机,有沙发,说一句话就能起作用?可能一辈子都没希望,只有仰仗自己的老同学了。

罗主任也说,如果你妹妹没有拿那张招工表,那个大队长一定会用名额做诱饵,说不定还有别的知识青年上钩。行贿受贿不好查,但如果有女青年上当受骗,能够抓住那个家伙的把柄,说不定很容易就办到了。

两个小伙子听了两个领导的指点,就像有了主心骨一样,连连点头,感谢他们。

夏永山跟着问了一句,公社现在愿意开接收证明了,是不是还要这里盖章?

罗主任说:“为了保险起见,到我这里盖个章吧。”

夏永山这才说自己的事情,掏出一个小盒子,里面放了两瓶速效救心丸,还有几包治疗高血压的药,把盒子很恭敬地给李局长,说:“还想拜托局长,父亲有高血压,心脏病,我没办法见到他,能不能麻烦您,把这带给他以防万一?”

李局长哈哈一笑,说不成问题,也不是多严格的学习,明天就叫人送去。只不过集中在市里办学习班,闲人免进。带点药去,一点不成问题,而且也听说,夏副主任没什么了不起的错误,就是停妻再娶,平常有些资产阶级的生活作风,比如说早饭喝牛奶,吃面包什么的,还有出国去考察的时候带着妻子,买一点洋货回来……都是免不了的,我这个电视机,也是在德国买的嘛。只要没有贪污受贿问题都不大。斗私批修学习班,我们也要参加的,下一轮就轮到他了……

罗主任马上就说:“你这个脚还不知道哪天好,怎么能参加呀?”

 

“就是你们搞什么上山下乡,好医生都送农村去了。”局长说,“其实我们局里人也不是呆子,下午就把我送到医院去了,不是多了不起的问题,但是现在医院里那个状况,我这个脚扭了的这个小毛病,他们是不敢治?还是不愿治?还是不会治呢?就这么难,害得我洗澡都没办法。”

“哎呀,怎么不早说?我们两个大小伙子在这里,完全可以帮着解决啊。”夏永山会来事儿,马上站起来,就去扶他,“李局长,我们陪你去。”

“那太好了,他把他们局的人放走了,他这么一个大块头,我也弄不动,正好正好。”罗主任说着就去找衣服,然后看着他们三人朝卫生间走去,松了一口气,但是跟着又指责,说他太娇气了,人家就是坏了一条腿,蹦也能蹦到厕所里去。

李局长就说,不是娇气,实在是脚不得劲儿,担心这超标的体重一条腿支撑不住,万一再磕着碰的,躺到床上了,谁照顾?

“好了好了,别废话了,快进去吧。”罗主任就要关门,同时说,给他们下饺子。

家家粮食都没有多余的,夏永山哪里好意思,赶紧说不用不用,同学已经烧了晚饭,就等着大家一起吃。还要赶回去复习功课的。

卫生间太小,一下子进去三个男人,其中局长的个子大身体肥胖,狭窄的空间挤得满满的。张诚鼎往浴盆里放洗澡水,夏永山帮着脱衣服,门没有关紧,跟着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当然不是罗主任声音,年轻一点,但是咋咋呼呼,有几分尖利,好像有满腹冤屈,随着开门的声音,几乎同时响起:“我的姐姐耶,这日子没办法过了——”

罗主任还嘘了一声,像是要对方的声音放小一点。那个女人像没听见一样,继续扯着嗓门,带着哭腔:“你那个妹夫真不是个东西,蛮不讲理,居然还打我,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呀——”

“吵什么吵?声音小一点!人是你自己找的,日子是你自己过的,过不下去,你离婚就是了,到我这里诉苦干什么?”

“我不找你找谁呀,都是你,要不然,白羽凡怎么会到乡下去?”妹妹委屈的要哭。

姐姐莫名其妙了:“你不要乱说,家里还有人在卫生间!不是你要告他的吗?”

那个女人的声音小些了,但还是不依不饶的说:“你说说,当初我看上的白医生多好,又有技术,又有本事,又有学问,人还温文尔雅的,比现在这个猪头三强100倍……”

“人家是不错,但是,”罗主任打断了那个女人的话,“你看上了他,他没看上你有什么办法?”

“有地位的男人肯定架子大一点,我多磨一磨,他不就服软了吗?如果没有给他处罚,他还在市里,我总是有机会的,可是你就心狠手辣,给卫生局打了招呼,结果害得他倒霉了——”

“你不是说他调戏你,欺负了你吗?你那个时候要告发他,要处罚他的呀。”罗如意的声音充满了惊愕。拉着女人进了卧室,又把门关起来。

突然听到白羽凡的名字,夏永山大吃一惊,正有解不开的谜呢,夏永山见里面两个人不在意,放水的声音也很大,往门边走过去,耳朵就对着门缝,对面房门关着,还是有声音传出来。

“哎呀,一时气糊涂了,我那时候说的是气话,其实,没有我说的那些事儿,他只是不理睬我,我要他服软。哪里晓得,他情愿下放,都不愿意和我结婚,我才去找你的,编造了一些话……”妹妹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姐姐的声音却提高了:“你那是诬陷人,是犯罪,是害人呀——”

“我也没想到,你们当官的一句话,就那么有效果。”女人的声音颤抖了,“我只是让你吓唬一下他的,只要拖一阵子,说不定他就接受我了呢……”

查看更多文章...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