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二台

高H失禁双性校园调教| 奶头粗暴h双性

时间: 2022-09-17 11:50:35阅读: 36次

    一听到堂哥丁置的名字,老丁愣了一下,那应该是了。

    “他们到底做什么去?危不危险?”舒听澜质问。

    “如果是跟我堂哥丁置去,那应该是去找盗猎团伙。阿旸以前在三江源的事应该跟你提过吧?”

    “去找盗猎团伙?”舒听澜仿佛听到的是另一个世界的词语,离她太遥远了。

    “放心吧,没事的,我堂哥经验丰富,阿旸的身体素质更是没得说,而且他们都很成熟,知道分寸,不会有危险的。”老丁确实没太担忧,他们这群人都是风里来雨里去,早习惯了。

    “但他已经好几个小时联系不上,你把丁置电话给我。”舒听澜很固执,她必须要确保易木旸是安全的才放心。

    “行,我稍后加你微信把他电话给你。不过弟妹,你真不用太担心,阿旸心里有数的。”

    舒听澜收到信息,马上给丁置打过去,手机响了一声就接了,传来丁置非常低沉的声音

    :“喂?”

    “易木旸在哪里?”

    丁置没想到她会把电话打到他这来,沉着嗓子回答道

    :“跟我在一起,他手机没电了,等稍晚点我让他跟你联系。”

    滴水不漏的回答,说完就挂了,不给她再问的机会。

    舒听澜的心悬起又落下,跟在油锅煎没什么两样。一方面知道他跟丁置在一起,听丁置的口气应该是安全的,但是又怕他们身处危险,不敢再打电话去打扰,只能默默煎熬着,期盼他平安回来。

    其实三江源的事情,他每次跟她说起时都是轻描淡写的,但是从他眼神能看出,他从未放下。如果这次跟丁置出去,真能彻底解决这件事,了却心结,那也不枉跑这一趟。

    这么来回一折腾,等回家时已是夜里11点多了,小朋友们早就睡着了,只有刘姨还在等她,见她回来急忙去厨房给她做宵夜。

    舒听澜奔波一天,很疲惫加上牵挂易木旸的安危,哪里还吃得下宵夜,勉强吃了几口便洗澡回房睡觉了。

    看到两位小朋友安静睡着的样子,浮躁的心渐渐落下来,莫名有些鼻酸,好像很多事总是事与愿违,她想成为孩子们的盔甲,想过平静的日子,可是总是那么难。

  昨夜那个莫名其妙却又真实无比的春.梦,让她焦虑的同时更加看不起自己;易木旸去了云南身陷危险,而她一点忙都帮不上,只能空担心。

    本来很疲惫,想到这些事,却又睡不着。只能紧挨着孩子们柔软的身体,她的情绪才能逐渐平稳下来。

    直到第二天一早,终于收到易木旸的信息,很简单:安全,勿念。

    很不像他的风格,但是她再拨打过去时,他又不接了。

 

    她不敢一直打,就怕他不方便接电话,让他陷入危险中。之后的三天,易木旸都会准时给他报平安。但越是如此,她越是担心,如果他还不回来,她决定亲自去一趟云南找人,没见到他之前,她都无法放心。

    卓禹安到H市已有三天了,这三天,他确实遵守自己的承诺,没去打扰她,更没有现身,只是每天把车停在她律所的附近,看她进进出出、忙忙碌碌的身影。

    其实这是一种很新奇的感受,她在他完全陌生的城市,过着完全另外一种人生,好像没有他,她也可以过得很好。

    她很忙,每天早晨总是匆忙从对面马路小跑进律所的办公楼,经常到了律所不出半个小时,就会带着她的助理小新出来,大约是去见客户,不是拎着笔记本,就是抱着一堆文件。

    律所的办公楼是个老旧的楼,没有足够的停车位,所以她的车,总是停在马路对面。马路对面根据他的观察,其实也不是正经的停车位,就是大家都停马路边上,久而久之就成了停车场。

    而且她车技大有进展,那么小的停车位,她基本一把就能进去。有次偏了一点,她就倒车往外,打算挪一下位置,结果她刚倒出来,旁边一辆小车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,一下就占了她的位置。

    她似乎有些气急败坏,从车上下来,敲了敲那辆小车的驾驶座的窗户,指了指自己的车,示意这是她的位置。

    许是她的表情太吓人,又或者是她拿出的律师证唬到对方,对方又灰溜溜的把车位让给了她。

    他看着不由觉得好笑,跟他印象中的听澜差了很多,这个听澜带着一点点的市井之气,但也更鲜活一些。

    鬼使神差的,那天她下班,他的车就跟上了她的车,见了她这几年工作的地方,他就不由自主想看看她生活的地方。

    然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她的车走过了几个路口,最后见她的车停在了一处幼儿园的附近。

    她下车走到幼儿园门口,过了一会儿,一手牵着一个朋友出来,笑着往车上走。

    是曾在机场见到的那两位小朋友,那时还是完全陌生的易木旸一手抱着一个,他只记得这个画面很美好,但对那两个孩子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,早已忘记具体的五官了,此时再见,因为是听澜一手牵着一个,再细看孩子们的五官,脑子里飞快闪过一些念头,单是这几个念头,就让他心跳加快,几乎忘了呼吸。

    是吗?

    会吗?

    从来没有这样的奢望过,连幻想都不曾有过。

    等他恢复呼吸,反应过来时,听澜的车早已开得无影无踪。他一向是个沉得住气的人,可此刻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,开着车,在H市的大街小巷穿梭着,还是无法消除心中那不断膨胀的,汹涌着叫嚣着跑出来的激动之情。

    他给陆阔打电话,陆阔正在一个饭局上觥筹交错,看到卓禹安的电话急忙接了

    :“什么事啊?”

    在好友面前,卓禹安却忽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那些汹涌澎湃的情绪让他喉咙发紧,

    “回头再说。”仓皇挂了电话。

    “??”陆阔臭骂了他一句,然后回饭局。

    这边卓禹安的心情依然难以平静,花了极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去找听澜,也没让那些澎湃的情绪把他淹没,回酒店时,用电脑入侵了那所幼儿园的监控系统。

    这点事情对他来说不费吹飞之力。

    他很快在监控视频里看到那两位小朋友,顺便查出了她们所在的班级。

查看更多文章...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