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二台

汪曾祺集:晚饭花集读后感1500字(3)篇

时间: 2019-03-10 20:08:37阅读: 2627次
作者:汪曾祺
《晚饭花集》是汪曾祺短篇小说经典文集,作为“汪曾祺集”丛书中的一册,是汪曾祺作品的重新编选出版,收入作者一九八一年下半年至一九八三年下半年所写的短篇小说,包括《故里杂记》《晚饭花》《职业》《故里三陈》等名篇。
汪曾祺集:晚饭花集读后感1500字 第(1)篇

这本《晚饭花集》是唐卡未亡送给我的。唐卡又叫小白,她有个可爱的女儿,一个“妖娆”的老公。女儿叫小杮子,老公叫韦大爷。今年,小杮子慢慢地长大了,会坐在小凳子上玩玩具,嘴里嘀嘀咕咕,她妈妈说:“小杮子,这玩具应该这么玩。”小杮子头也不抬,只顾把玩具摆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在她小小的心眼儿里,做一艘船比做一架飞机有意思多了,什么也做不成比做成点什么也有意思多了。韦大爷呢,韦大爷似乎总是光着膀子在厨房里做饭。乒乒乓乓,一一菜切好了,又乒乒乓乓一一菜烧好了;韦大爷一边收拾桌子,一边说:“小杮子,我们叫妞妞吃饭吧。”小杮子连忙放下玩具,小脑袋一回,喊道:“妞妞饭做好了快吃饭呀!”她从来不断句,也不大声,年幼让她的声音甜得跟个水蜜桃似的好听。妞妞是唐卡的小名。

我喜欢这样生活的一家子,正如她送我的这本书里,生活着的那些安静而浅悦的人们。

我当然知道晚饭花的意思。晚饭花在我的印象里叫紫茉莉,或者地雷花。从大门出去,院墙下就生长着很多。这花不能叫养,冬天里光秃秃的一片土地,春天里开始长出芽尖,到夏天就是蓬蓬勃勃的一大丛。比起长叶,紫茉莉也酷爱开花,上一朵,下一朵,左边,右边,一点规律也没有,像大事临头,让谁给手忙脚乱地插了一身。如果把那钟形一样的紫色花朵去掉花柄,紫茉莉似乎有点像柔化了的茑萝。但茑萝是种很爱惜自己的植物,既怕寒冷,又忌霜冻,就连平时站着也得找一点什么来扶持着。藤本植物大都如此,可是又娇滴滴的,由不得人不去喜爱。

这样比起来,紫茉莉枝叶茂密,花朵繁多,连果实都疙疙瘩瘩像绣满了黑社会的纹身,太粗放了,只能算作花中的“女汉子”。

但我还是爱紫茉莉,因为它也爱我。这世上有许多花,与我只一面之缘,而紫茉莉不是,它和我年年有约。它能年年越过贫瘠的冬天把新的生命呈现给我,而且越来越多。汪曾祺说人们讨厌她旺盛的生命力,长得到处都是,连常青藤在她下面都搁不住脚;但人们难道不知道,爱本来就是要这么放肆才好玩么?

因为是多方力荐,《晚饭花集》这本书我看得很谨慎,毕竟汪曾祺有个头衔我很害怕:“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”。“最后”两字总让我觉得悲情,仿佛一脉相承,到这里突然断了。之后我想起沈从文,是不是他只有弟子没徒孙了呢?那多可惜啊。

认真看一遍,汪曾祺的文笔算不错的,清清淡淡,显得极为稳重;偶尔有些妙语,又极有风度。汪曾祺自己也很满意,认为是“有点像是外国作家写出来的带洋味儿的句子。”其实在我看来,这种洋味儿还太少了,像“木板门又关了,把门上的一副春联关在外面。”这样的,通篇没有几句。所以我不厚道地想,汪曾祺还真的是“士大夫”啊。如果用不乖的一句诗来形容他的写作应该比较恰当,虽然不乖这首诗写得非常萧条,一眼看去就是怀念旧情人的。全诗录来是这样子:

夜雨远风辜负久,有时寂寞向谁陈。

爱君点划自成阵,愧我蒿萧难着春。

斯世同怀惟有梦,江湖两忘暂存身。

繁霜侵鬓期于米,词笔如兰益可亲。

这里不说“江湖两忘暂存身”的事,毕竟我们之间还没有好到可以共享一些失败的恋情。然而“词笔如兰益可亲”这句,在我看来,简直是为汪曾祺定做下来的:寂寞如兰,然后可亲;幽深如谷,所以不可昵。

然而汪曾祺是一定不会同意把自己比做兰的。必须赞叹的是,他用了很深的入世之法来写出世之心,以至于贾平凹说他是个“人精”,至于贾平凹,他也有个让我害怕的头衔:“中国最好的散文大师”一一我觉得大多人可能一生都活在这些盛名之下了,而对盛名的主人无法了解。

他们了解汪曾祺其实是这样写的吗?“我对晚饭花这种花并不怎么欣赏……这是一种很低贱的花,比牵牛花、凤仙花以及北京人叫做“死不了”的草花还要低贱。”

不知道人们为什么对花木要有分别心。是花低贱,无足珍贵,所以就用来做了一本集子的名字。如果真这么想,那么一个人对不起的,不是我,是他的老师。他的老师从不轻贱自己和他人,在他的《湘行散记》里,记着有一位七十五岁的老头子,走起路来,拉起船来,骂起人来,是丝毫也不肯让于精壮小伙儿的。一个又老又狡猾的家伙,看着他坐在石头上那数钱的神气,对于生存还那么努力执着,老师感叹道:那样子,简直是一个托尔斯泰!

“那样子,简直是一个托尔斯泰!”忍不住再读一遍。


池 2017.06.30

汪曾祺集:晚饭花集读后感1500字 第(2)篇

汪先生的书从来不让我失望的。

这本书读完还觉得挺有意思的,我很喜欢读这种这种故事,离自己很远,却又实实在在的事情,真的有种晚饭过后在树下乘凉,听着老人家讲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情的感觉,真似有一股凉风吹过心头,听完说不清是惋惜还是惆怅,也许是意犹未尽吧。

其实书中很多我都当故事来看了,虽然我知道它不仅仅是个故事。其实这本书写了这么多人,真的有种芸芸众生相的感觉。就像徙里面说得:

毕业生中有一些是乘风破浪,做了一番事业的;有的离校后就成为泯然众人,为衣食奔走了一生;有的,死掉了。

也许不仅仅是那些毕业生,这本书的人,不也是不同人生的代表吗?有那种非常有君子气的“一庭春雨,满架秋风”的王淡人,也有高北溟一样比较郁闷的,也有高雪那样的,想出去没能实现郁郁而终的;侉奶奶一样安静和贫穷的人,像陈泥鳅那种有江湖气的人,还有在西南联大的学生,有些真是十足的书生气还有点呆。想来其实也包括了很多种可能了,我在想我是属于哪种?大概属于高家人那种吧,心里想出去,但是我还比较怂,没敢跨出去的那种。

从古到今,时代不停地流转,有这么多种人,但是我还是发现人们大部分的进程都是一样的。有些飞黄腾达功成名就,有些泯然众人,有些,死掉了。就是这么一句话,足以概括大时代的小市民,时代那么大,我们还是要活在自己的生活里,说不定哪天,我们也能在人家的书里占上几页位置,总好过那么一句话的评价吧。

汪曾祺集:晚饭花集读后感1500字 第(3)篇

汪老先生的这本文集是八十年代初写成的,他说“我愿意把平淡和奇崛结合起来。我的语言一般是流畅自然的,但时时会跳出一两个奇句、古句、拗句,甚至有点像是外国作家写出来的带洋味儿的句子。”

所以,阅读的时候,总会需要新旧交替转换。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诸君其能许我乎?”

老先生说自己“有意识地吸收民族传统的,在叙述方法上有时简直有点像旧小说,但是有时忽然来一点现代派的手法,意象、比喻,都是从外国移来的。这一点和前一点其实是一回事。奇,往往就有点洋。”

然而,他最终的追求的是“和谐”。他“希望溶奇崛于平淡,纳外来于传统,能把它们揉在一起。”老先生形容:奇和洋为了“醒脾”,但不能瞧着扎眼,“硌生”。

如果有天,太阳温柔的照着,刚泡好一壶热茶,袅袅的茶香四溢,请打开这本书,应景。

  • 孤独的进化者读后感
  • 任正非商业的本质读后感
  • 朱明王朝读后感
  • 云上与母亲的99件小事读后感600字
  • 查看更多文章...
    上一篇 下一篇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推荐阅读